最新日志
2019年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回顾与2020年展望
作者:唐建伟

  近年来,推动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拓宽商业银行资本补充渠道,加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一直是监管工作的重点之一。2019年,首单银行永续债推出,优先股发行条件放宽,资本工具认定标准完善等,都为商业银行创造了良好的资本补充环境。回顾2019年,商业银行资本补充渠道更趋丰富,永续债已迅速成为资本补充的重要方式,展望2020年,在永续债和二级资本债等持续发力的基础上,大中型银行仍将是主力,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将日趋优化。

  一、2019年商业银行资本补充的政策环境改善明显,资本差异化监管体系逐步建立

  近年来,银行业内外部监管环境趋严,表外业务回表,信贷资产配置维持高位,不良资产处置力度逐步加大,资本监管要求不断提高,商业银行对资本补充的需求明显加大。为加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缓解商业银行资本约束,2018年底,金融委办公室召开专题会议,公开表示支持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工具创新,并表示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2019年,国常会等会议也多次强调要多渠道增强商业银行资本实力。在此背景下,2019年1月,我国首单银行永续债成功发行。为提高永续债的市场流动性,支持商业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人民银行同步创设央行票据互换工具,以增强市场主体认购意愿。2019年7月,监管部门通过删除非上市银行发行优先股应申请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开转让股票等要求,进一步优化了我国商业银行优先股发行的相关制度安排,拓宽了非上市银行的一级资本补充渠道。随着资本工具种类的日渐丰富,2019年11月,银保监会适时调整完善了各类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工具损失吸收等机制,以更好服务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工具的发行。整体来看,2019年来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的政策频发,不仅资本补充工具有所拓宽,在资本工具认定、发行工作机制等方面也日趋完备,商业银行资本补充政策环境明显改善。

  资料来源:交行金研中心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在资本补充渠道不断优化的同时,我国资本差异化监管体系正逐步建立。从整体上看,主要分为三个层次。一是入围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银行主体。2019年,我国有工农中建等四家商业银行入围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根据巴塞尔协议Ⅲ等规定,不仅需满足从1%到3.5%不等的附加核心一级资本要求,还将适用更加严格的总损失吸收能力的规定,如自2025年起,国内入选G-SIBs的银行将面临TLAC/风险加权资产≧16%的监管要求。二是将入围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的银行主体。2018年底,人民银行等监管部门发布《关于完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形成了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监管框架。2019年,《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办法(征求意见稿)》发布,强化对系统重要性银行的额外资本监管要求,并根据最终评估得分不同划分不同组别,实施差异化监管。2020年随着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落地,相应资本要求将更加明确。三是未入围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的其他银行主体,仍将遵循当前适用的资本相关要求,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要达到7.5%、8.5%和10.5%。

  资料来源:wind,交行金研中心

  资料来源:银保监会,交行金研中心

  二、2019年商业银行资本补充步伐明显加快,但仍存结构性不足

  在较好的政策环境支持下,2019年商业银行资本补充步伐明显加快,尤其是以永续债为代表的其他一级资本工具逐渐成为重要的资本补充渠道,其他一级资本有所增厚。

  从核心一级资本看,2019年共有8家商业银行在A股首发上市,募集资金超650亿元;可转债、增发也分别达1360亿元和300亿元。IPO和可转债募集金额较往年有较大幅度提升,但由于商业银行股价估值较低,故增发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作用较难体现。从发行主体看,可转债和增发主要集中于大中型商业银行,而首发由于大中型商业银行大多已经上市,故多集中于中小银行。

  资料来源:wind,交行金研中心

  从其他一级资本看,2019年上市银行共发行优先股2550亿元,同比增幅达92.5%。其中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发行1700亿元,占比66.67%,其余为股份制商业银行发行。除优先股外,2019年启动发行永续债,首年即发行16只,共计5696亿元,成为最大的亮点。从主体类型看,主要以国有大型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为主,金额占比分别达56.18%和41.26%,另有三家城商行发行146亿元。从主体评级看,主要以AAA级为主,只有两家为AA+评级的城商行。从永续债投资者结构看,包括银行理财、基金、券商资管、信托计划等在内的资管产品成为投资主力,占全部永续债发行量的80%以上,其中又以银行理财居多。作为推动商业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的突破口,永续债作为一种混合资本融资工具,在明确减记触发条件及同级别资本工具损失吸收顺序后,有望逐步拓展至中小银行,进一步增厚商业银行其他一级资本。

  资料来源:wind,交行金研中心

  从二级资本看,商业银行全年共发行二级资本债72只,共计5955亿元,同比增长48.61%。从债项评级看,二级资本债AA+及以上评级只数占比达43%,较2018年高19个百分点;AA-以下占比18%,较2018年低近15个百分点;债项评级AAA发行金额占比85%,亦较2018年增加6.7个百分点,一定程度反映出受个别中小银行风险事件等影响,市场风险偏好有所下降。从投资主体看,由于在期限以及流动性要求上较为匹配,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投资者主要集中于商业银行、银行理财及其他资管产品。同时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部分银行决定不行使二级资本债赎回选择权,在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面临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背景下,2020年部分中小银行不赎回二级资本债的可能性预计有所增大,将主要影响中小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的定价以及机构投资者下阶段的投资选择。

  数据来源:交行金研中心

  2019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达14.54%,较2018年末提高0.34个百分点,创近年新高;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84%和10.85%,也处于近年较高水平。但从商业银行资本结构看,仍存在两方面的不足。

  一是核心一级资本补充进程相对较缓。2014-2019年三季度,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基本在10%-11%区间波动,近6年增幅仅为9.05%,远落后于同期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达19.28%和18.99%的增幅。短期看,2019年3季度末,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较2018年末还下降了0.18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的难以提升,不仅源于目前IPO、可转债、增发等核心一级资本补充工具较为有限,还受制于中小银行普遍评级较低、受市场约束较大,导致核心一级资本补充工具的运用范围多集中于大中型商业银行及部分优质城商行、农商行,一定程度减缓了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补充进程。 

  资料来源:wind,交行金研中心

  二是不同类型的商业银行资本充足情况差异较大,中小银行资本安全边际相对较小。大型商业银行由于先天资金实力雄厚且资本补充渠道较多,IPO、增发、配股、可转债、优先股、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都是可选项,资本充足水平明显较高。2019年三季度末,大型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已达16.18%,较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分别高2.78、3.67、3.13个百分点,且有进一步扩大趋势。以城商行、农商行为代表的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情况则相对较弱,2019年来主要介于12%-13%区间,较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监管红线10.5%的安全边际较小。民营银行虽然资本充足率绝对水平还相对较高,但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大,自2017年三季度来已呈现出持续下降的趋势。

  资料来源:wind,交行金研中心

  三、2020年商业银行资本补充既有压力,也有基础

  2019年,商业银行资本补充渠道有所拓宽,步伐有所加快。展望2020年,商业银行资本仍有进一步补充的需求,也有加快资本补充的基础,但也面临一些挑战。

  首先,商业银行资本补充需求具有长期性,短期内也面临一定压力。第一,商业银行信贷投放等资产配置未来将有所加大,随着资产规模的持续增加,对资本补充的需求将是持续性的。第二,随着商业银行资本差异化监管体系的逐步建立,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以及其他银行将面对标准不一的资本监管要求,都不同程度的面临一定压力。第三,永续债、二级资本债作为最主要的资本补充方式,有力支持商业银行补充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但IPO、定增、可转债等规模尚小,核心一级资本补充面临较大压力。第四,我国经济增速换档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推进的背景下,部分企业出现经营困难,信用违约风险加大,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有所上升,导致总资产风险权重上升而加大了资本占用,同时不良资产处置也引起资本较大程度消耗。

  数据来源:wind,交行金研中心

  其次,内源性资本补充将有所减弱。2020年,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外部环境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有所上升,商业银行面临的潜在信用风险不容忽视。同时,监管部门逐步推进LPR改革,引导商业银行让利实体经济,息差面临收窄压力,利润增速预计也有所放缓。多因素作用下,商业银行通过利润留存的内源性资本补充渠道将受到一定限制。

  再次,外源性资本补充渠道将持续发力,工具以永续债和二级资本债为主。2019年宽松的资本补充政策环境料将延续,在央行票据互换(CBS)操作连续开展、现券交易量规模不断扩大、二级市场流动性不断改善的背景下,对市场主体认购永续债意愿有一定正面影响,永续债有望成为理财子公司、保险等的又一投资方向。在政策支持下永续债将成为商业银行外源资本补充最重要、发展最快的渠道之一。在减记型永续债日渐成熟的基础上,转股型永续债等创新资本补充工具探索以及研究扩大保险资金投资范围预计会进一步加快。同时,二级资本债发行门槛相对较低,能够普遍适用于非上市银行和中小银行,在市场利率水平处于历史较低的时点上,2020年发行有望保持良好势头。但从永续债和二级资本债认购主体看,虽然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的长久期与保险资金期限长、流动性要求小的特征较为匹配,但目前保险资金投资银行永续债及二级资本债对发行主体门槛较高,例如需满足总资产不低于1万亿元、净资产不低于500亿元以及评级等要求,对保险机构认购中小银行永续债造成一定影响。同时,随着商业银行现金管理类产品对投资期限和评级要求进一步规范,对商业银行投资二级资本债以及永续债也会产生一定的抑制作用。预计未来不同评级的银行永续债发行成本的梯度分布将更加凸显,以充分反映不同的风险溢价水平。在2019年商业银行共有8家A股上市、2家H股上市的背景下,2020年商业银行IPO也料将提速,且以头部城商行和农商行为主,但由于门槛较高,IPO方式难以成为行业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主流。

  最后,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将日趋优化。进入2020年,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首场会议就聚焦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提出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金,以促进提高对中小企业的信贷投放能力。随着中小银行资本补充的市场环境及配套政策地逐步完善,永续债发行将更大范围覆盖城商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随着以中小银行为主体的非上市银行发行优先股渠道进一步畅通、落实,中小银行发行优先股的积极性将有所增大,优先股将成为其他一级资本工具的重要补充。

  四、积极把握政策窗口,应对资本补充压力

  针对当前银行业金融机构面临的资本补充压力,商业银行应积极把握政策窗口期,加强研判,提早做好充足准备,以支持长期稳健发展。

  一是做好资本规划,增强自身资本管理水平。鉴于资本补充具有长期性,且不同商业银行具有个体差异,商业银行应积极借鉴国内外同业先行经验,通过做好长期资本规划,提前制定资本补充计划。在有效统筹、协调和规划下有序开展资本管理,做好由于风险加权资产增加而产生额外的资本补充需求,做到资本和风险加权资产的动态匹配和平衡,同时适度通过资产证券化等方式降低风险加权资产,强化资产处置与盘活。

  二是把握政策窗口,拓宽外源资本补充渠道。大型银行具有规模、经营等实际优势,资本补充工具已较多使用,在各类资本工具发行中占据主要地位,下阶段,应积极探索研究TLAC等资本创新工具,以满足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监管要求。其他银行可积极把握政策窗口期,在保证资本充足及监管合规的前提下,选择市场流动性和利率水平较为合适的时机,发行永续债、优先股、可转债等资本补充工具,在增厚资本水平的同时降低成本。

  三是强化盈利能力,夯实内外源资本补充基础。提升经营管理水平与盈利能力,不仅是增加利润留存、增厚核心一级资本的有效途径,而且通过盈利能力的提升,也有利于提升商业银行市场评级与地位,助推外源性资本补充。

  四是优化资产配置,提高资本使用效率。当前商业银行多数积极发展零售业务,走轻资产的发展路线。根据巴塞尔协议Ⅲ关于信用风险资产种类及权重的规定,零售与中间业务的风险权重远低于对一般企业的债权。商业银行可积极发展中间业务等减少资本占用,提升单位资本消耗的产出,以缓解资本压力。

阅读全文 | 回复(0) | 编辑 | | 2020-3-26 8:03:00
发表评论:
留言版
好友秀
相册